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社会 > 社会新闻

白银案庭审:高承勇与受害家属对视神情慌张

  白银案中1988年第一起案件的受害人家属在法院门口神情焦虑。图/尹志艳

  7月19日,白银案庭审第二天,高承勇穿着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以及黑色布鞋,被法警押解进入法院接受公诉。

  1988年第一起案件——白姓受害人的哥哥告诉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(微信号:btime007),高承勇在庭审时曾和家属对视,马上又低下头,神情略显慌张。这是高承勇留给外界少有的慌张感,他在此案公之于世后一直保持镇定、冷静。

  据家属介绍,自己年近8旬的老父看到高承勇受审的新闻后,闷在家中寝食难安。

  高承勇随警车押解进入法院。图/尹志艳

  高承勇和家属对视后低头

  早上7点58分,犯罪嫌疑人高承勇随法警押解进入法院。他穿着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,脚穿黑色布鞋,依旧是平头发型,神色镇定。

  “他一贯给人的感觉是冷静镇定。”押解警车的一名司机告诉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,“法警说高承勇交代案情的时候,会主动补充民警没有问到的一些作案细节。”

  开庭后,几名白银案受害人家属来到法院门口。白先生是白银案中1988年第一起案件的受害人白杰的哥哥,他对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表示:“我作为直系亲属,昨天进入了法庭旁听。”

  1988年5月26日下午5时许,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某被害于白银区永丰街家中。警方勘验发现,受害人“颈部被切开,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,下身赤裸,上身共有刀伤26处”。此前,犯罪嫌疑人高承勇供述,该案件是因盗窃未遂,被受害者撞破才杀人。

  白先生称,高承勇在走进法庭的时候,最近时和他只有两米左右距离,和他有过几次眼神对视。“他(高承勇)从我旁边走过去的时候,我一直看着他,他总是半低着头,偶尔抬头时,和我眼神相对,他看一眼就继续低头,有明显躲避对视的感觉,略显得慌张。”白先生告诉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。

  这是白银案公之于众以来,高承勇给外界少有的紧张感,但家属仍表示在庭审中难以看出高承勇的悔意。

  检察人员进入法庭。图/尹志艳

  受害者8旬老父亲寝食难安

  “庭审过程中,高承勇对法官的提问没有任何回避,对所有案情承认。但是在白杰的案子上,公诉方说高承勇砍了26刀,但高承勇的律师说是八九刀,因为除了刀砍,高承勇还用螺丝刀作为凶器。”白先生称。

  高承勇交代说,他所有的作案刀具和尼龙绳都是当年在白银大市场上买的,作案后回家时经过黄河,过桥时便将作案凶器和一些被他割下的人体器官扔进黄河。

  “近30年来我们家没有和正常人一样过年过节,当年我弟弟就因为姐姐白杰遇害重度抑郁而去世,他们姐弟感情最好,第三年的时候母亲也去世。”回想起白杰遇害,白先生感到痛心,“我父亲现在79岁了,昨天看到新闻说高承勇出庭受审了,心情一直不稳定,也不怎么吃饭,平时出去走走,这两天也闷在家里,寝食难安。”

  白先生在此案中提出了一共一百多万元的经济赔偿,“这个赔偿实质上就是个名义,对我们家属的痛心进行一个表达,我们说心里话不指望能拿到这个钱。”

  “由于涉及到隐私,案情不好过多透露。”白先生的律师对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表示。

  文/尹志艳

请关注:
分享到:

相关阅读


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



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

版权与免责声明: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《聊城日报》、《聊城晚报》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,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,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。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,并注明“来源:聊城新闻网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