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聊城新闻 > 聊城社会

拉车的老牛 扑火的飞蛾 ——著名画家贾新光的艺术之路

1.jpg

  从小喜欢书画,几十年的水墨相伴,他如鱼得水,畅其本怀,轻松自如,像孩子一样糊涂乱摸,淋漓尽致地画,终一发不可收。

  回首40年的艺术之路,曲曲折折,磕磕绊绊,他像一头拉车的老牛,起早贪黑,风霜雨雪。

  他说:“艺术对于我这只漂浮的飞蛾,像寒夜里的灯火,它光亮、温暖、美丽,让我不顾一切地向它扑去……”

  他,贾新光,山东聊城人,著名画家,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国家一级美术师、清华美院高研班特聘教授。其作品在中国油画大展、第三届中国油画展、CCTV中国当代优秀油画作品展播等大展中屡屡获奖,并被中国美术馆、中央电视台、英国帝国大厦、瑞典学院、日本国会、联合国总部、法国拉法兰基金会、中外博物馆等收藏。

  其所有作品,有一个深深的烙印和基调,那就是故土乡情。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言,贾新光的油画是一种深沉中略带忧郁的调子,像一曲怀乡的曲子,宁静地流淌,萦绕在家园故土。

  今天,我们走近从聊城走出的这位艺术家,一睹其魅力无穷的艺术之路。

  “拉车老牛”苦苦的探索

  贾新光,1961年生于山东聊城。

  1973年,拜于孟祥卿门下学画;1978年,由下乡知青考入曲阜师大美术系;1987年,被中国石油大学胜利学院聘为讲师;1989年,到北京大学进修艺术理论;1991年,于中国国家博物馆(原中国革命博物馆)举办个人画展“辛光画展”;1996年,出版《贾辛光油画选》……

  可以说,贾新光是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序幕的拉开,较早进入现代表现艺术领域进行创作探索的一位画家。一路走来,坚韧而又自信的他在艺术观念表达和艺术技巧表现上不断开拓,就像继承了鲁西北老黄牛的精神,以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鲜明的艺术符号,在当代美术领域独树一帜,耕耘出一片独特的艺术之境。

  谈起贾新光的创作印象,原文化部副部长、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不由感叹:贾新光先生以扎实的写实功底和全面的艺术素养,转而迈入再现性艺术的表达,在不断探索中形成了以大块油彩意象表现的语言方式,从而具有了自己艺术风格的鲜明性、独创性。重要的是,他从色彩渲染、笔触叠加等准确把握油彩意象语言层次的多样性、丰富性,使自己的表现对象在似与不似之间有了恰到好处的“度”。这种“度’,能够引导观众的联想进入其作品的图式之中,去感知作者表达的精神、情感世界。

  其实,贾新光的不少作品,恣情纵意地横铺竖扫,但不同表现对象艺术处理的明暗、轻重、浅深、厚薄、疏密,用笔准确,随心所欲不逾“度”。这种在挥洒与限制之中“度”的把握,标志着画家对表现对象本质认知的深刻性、准确性,也标志着画家艺术表现语言的成熟。

  “回首40年的艺术之路,曲曲折折,磕磕绊绊,我像一头拉车的老牛,起早贪黑,风霜雨雪,懵懵懂懂,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东一头,西一头,碰得遍体鳞伤、伤痕累累。唉,真是玩了一条命啊!”一次为高校师生分享艺术之路时,贾新光曾感慨地说。他属牛,金牛座,常以“鲁西北的老黄牛”而自居。

  艺术之路,永无止境。究竟是什么东西,让他沉醉在苦苦的真诚艺术探索之中呢?

  北京大学博士、现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、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彭锋说,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艺术使命。他以全部的身心,突破了传统书画的限制,不断地自我革命。在新的艺术使命的驱动下,他一头扎进了抽象大写意绘画的探索领域。

  饱蘸炽热情怀的艺术路

  水和墨幻化而成的水墨文化,是东方艺术的典型。中国人对水,有一种从使用到哲学的认知,所谓上善若水,水有君子之德,水与墨纠合而氤氲,墨在中国文人笔下,那不是一种颜色,而是墨分五彩。

  贾新光的水墨世界,是在传统的东方审美基础上,吸收西方并向传统和西方挑战的新的水墨精神,是一种新的有意味的形式探索。

  中国作协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商泽军说,贾新光的担当,是在西方营养下,对传统水墨进行的探索与转型,是立足当代,取法东西方,吸收东西方。中国古代讲究境界,还讲究味道。贾新光的水墨,别有境界和味道。境界是水墨画的魂,而味道是水墨画境界的支撑。

  现代水墨,是别于传统和西方的全新的精神世界,是一种新的符号语言,有新的艺术表现和新的可能,从血脉上讲,它是继承,也是集成,从道家天人合一和佛家空的概念来,更是儒家的济世情怀与担荷。

  “贾新光的水墨艺术探索,就是担当起当代知识分子的责任,对传统,不是背叛和疏离,对西方,不是拒绝和投降,抛弃狭隘的小格局和小小的民族意识,而是一种当代的跨越。” 商泽军说,从秉性来说,贾新光更喜欢直抒胸臆、直指人心、大抽象、大写意的作品。因为,生命的空间,那是高远博大,生生不息;笔墨的位置,那是无中有、虚中实,不似之似,不经意之经意。直将笔墨写性灵,行云流水化缘生。彻了生死究竟事,仰看浮云近知行。

  因此,贾新光曾写下心声:“艺术对于我这只漂浮的飞蛾,像寒夜里的灯火,它光亮、温暖、美丽,让我不顾一切地向它扑去……”

  而日常生活中的贾新光,平实纯朴,不以语言表达见长。而到了艺术的地盘上,艺术家炽热的思想、情感,立马蕴积于胸中,以喷薄而出的力度化为笔下的意象。

  艺术评论家岛子说,宋元以来,论气韵之“气”,有静气与纵横气之分。所谓静气,主要指静穆、天真、平淡的作品风格,如王维、董巨、倪云林、齐白石。笔墨含蓄,情景皆静,乃为文人画的审美旨趣。而纵横气,主要指浑厚、刚健、雄强纵肆的作品风格,马远、夏珪、戴进、青藤、石涛、吴昌硕、潘天寿乃至石鲁者是。而贾新光的气韵形式特性,信然属于纵横气的演化。按照后结构主义语言学来说,不是人说语言,而是语言在说人。越到近期,贾新光的水墨和油画越在色彩上喜用玄色,他实践水墨,已经是一种精神气质的体现,气势依然浩大、浑厚,而气感、气韵作为形式,无疑是为了纯然的沉思。

  流淌不尽的故土乡情

  贾新光曾在散文诗中写到:“春风让麦苗在大地里早已苏醒,残雪成了大地上的闪光点,一见到土地,我立即就有了回到家的感觉。”

  炽热的思想和情感,喷薄而出的力度,只有热爱乡土、热爱人民,执着于艺术追求的艺术家才可能具有。贾新光艺术创作的精神源泉,便来自于对故乡的记忆和深沉的热爱。

  这种体验深刻地影响着他创作的精神和情感。作为画家,他可以以自己不凡的写实功力去描绘具象的景、物,但他似乎觉得这不足以表达故园对他“心灵震荡”的记忆。

  正是“故园”系列作品,让贾新光蜚声海内外。在此系列作品中,他把这种“心灵震荡”的记忆,整体性地、本质性地表达出来。他不满足于具象的描摹,而是选择了再现的艺术方式,天地入胸臆,笔触写性灵,化大象于无形。

  当然,这需要心手相应,要以精湛的技巧来表现。我们看到,他的艺术技巧语言方式是丰富的,这其中不仅包含了技术本身,也表现为其中融入的中国传统笔墨元素,以及他的油画中融汇的中国绘画的空间表现形式,这都为“故园”主题增添了乡土的亲切感。

  故园,是人的出发地,也是人的回望地。人一出生,就被“抛弃”到世间。人离开故乡,也是一种抛弃。所谓的“谁的故乡不沉沦”,是说在当下这个时代,人们的物质家园和精神家园双重被毁灭,人们去哪里寻找自己的家园?贾新光的家园系列,就是一种寻找。

  艺术评论家岛子说,贾新光绘画艺术魅力生成于其神秘的“故园”。“故园”之于他的艺术,从一开始就不只是某种故土、原乡、血缘共同体或人文地理之类的确定性能指,因此也不仅仅是单纯的题材、主题、风格的表达,甚至用“精神家园”来指称,也难免浮泛。然而,它又如此实在,如此真切,浑然而闪烁,普遍且独特。“故园”这一永恒的无地之境、澄明之境的象征,它就交错在存在者的根基中,汇聚在画家将近二十年的绘画深度、色彩、形状、线条、运动、轮廓、面貌。缘此而言,这既是经验世界又蕴含于超验的“故园”,乃是画家贾新光的精神性艺术之秘境。

  商泽军说,贾新光的油画是一种深沉中略带忧郁的调子,像一曲怀乡的曲子,流淌出来的永远是一条中国的小溪,一律是宁静地流淌着,潆绕在家园故土。这是贾新光油画艺术的基调。

  静水深流,永不停歇……

1.jpg

水墨《云水故园》

2.jpg

综合材料《黄河故园》

3.jpg

油画《故园高昌》

4.jpg

水墨《故园香光》

5.jpg

油画《梦回故园》

6.jpg

水墨《云水故园》

  来源于聊城日报、聊城晚报、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。

请关注:
分享到:

相关阅读


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


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


新闻原创会客厅民生聊城网视

版权与免责声明: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《聊城日报》、《聊城晚报》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,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,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。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,并注明“来源:聊城新闻网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