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历

2019 - 8
 
 
 
 
6
8
10
11
12
13
14
15
17
18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
«»
2019 - 8
«»

存 档

  • 2008年2月
  • 2008年3月
  • 2008年4月
  • 2008年5月
  • 2008年6月
  • 2008年7月
  • 2008年8月
  • 2008年9月
  • 2008年10月
  • 2008年11月
  • 2008年12月
  • 2009年1月
  • 2009年2月
  • 2009年3月
  • 2009年4月
  • 2009年5月
  • 2009年6月
  • 2009年7月
  • 2009年8月
  • 2009年9月
  • 2009年10月
  • 2009年11月
  • 2009年12月
  • 2010年1月
  • 2010年2月
  • 2010年3月
  • 2010年4月
  • 2010年5月
  • 2010年6月
  • 2010年7月
  • 2010年8月
  • 2010年9月
  • 2010年10月
  • 2010年11月
  • 2010年12月
  • 2011年1月
  • 2011年2月
  • 2011年3月
  • 2011年4月
  • 2011年5月
  • 2011年6月
  • 2011年7月
  • 2011年8月
  • 2011年9月
  • 2011年10月
  • 2011年11月
  • 2011年12月
  • 2012年1月
  • 2012年2月
  • 2012年3月
  • 2012年4月
  • 2012年5月
  • 2012年6月
  • 2012年7月
  • 2012年8月
  • 2012年9月
  • 2012年10月
  • 2012年11月
  • 2012年12月
  • 2013年1月
  • 2013年2月
  • 2013年3月
  • 2013年4月
  • 2013年5月
  • 2013年6月
  • 2013年7月
  • 2013年8月
  • 2013年9月
  • 2013年10月
  • 2013年11月
  • 2013年12月
  • 2014年1月
  • 2014年2月
  • 2014年3月
  • 2014年4月
  • 2014年5月
  • 2014年6月
  • 2014年7月
  • 2014年8月
  • 2014年9月
  • 2014年10月
  • 2014年11月
  • 2014年12月
  • 2015年1月
  • 2015年2月
  • 2015年3月
  • 2015年4月
  • 2015年5月
  • 2015年6月
  • 2015年7月
  • 2015年8月
  • 2015年9月
  • 2015年10月
  • 2015年11月
  • 2015年12月
  • 2016年1月
  • 2016年2月
  • 2016年3月
  • 2016年4月
  • 2016年5月
  • 2016年6月
  • 2016年7月
  • 2016年8月
  • 2016年9月
  • 2016年10月
  • 2016年11月
  • 2016年12月
  • 2017年1月
  • 2017年2月
  • 2017年3月
  • 2017年4月
  • 2017年5月
  • 2017年6月
  • 2017年7月
  • 2017年8月
  • 2017年9月
  • 2017年10月
  • 2017年11月
  • 2017年12月
  • 2018年1月
  • 2018年2月
  • 2018年3月
  • 2018年4月
  • 2018年5月
  • 2018年6月
  • 2018年7月
  • 2018年8月
  • 2018年9月
  • 2018年10月
  • 2018年11月
  • 2018年12月
  • 2019年1月
  • 2019年2月
  • 2019年3月
  • 2019年4月
  • 2019年5月
  • 2019年6月
  • 2019年7月
  • 2019年8月
  • 日志文章


    2019-06-06

    张洪泉:我的朋友谢玉明

      
      作者:张洪泉
      不敢说“我的朋友XXX”,是因为看林语堂《论语十诫》中的要求,不要说“我的朋友胡适之”,以免让人感觉有攀附之嫌。前日送给谢玉明一本李兴来写的《砚边拾零》一书,同时送给画家姜超一本,至此兴来给我的十本此书,送出去了三本。书到我手里时间较长,没敢乱送,只给方家是我的一个初衷。
      前几日,姜超和谢玉明合作了一幅书画,我有幸收藏,也圆了我对姜超画作爱慕之情。第一次去谢玉明工作室,坐在茶几面南背北的那边,南墙上恰好有一幅画,那神韵、那布局、那气场……让人看后耳目一新,心旷神怡,爱慕之情油然而生。机缘巧合,偶遇书法家,或求个字,但求画的次数约等于零,除非对方主动说赠送。看过一些信息,知道画画是一个慢活,一张高品质的画需要画相当长的时间,黄公望一张《富山春居图》用了四年的时间,所以不愿意也不敢轻易向人求画。
      谢玉明其实是我的学弟,高中都在茌平二中上的,但那时候我们没有交集。不知在啥时候,我俩成为了微友,互相点赞过多次后,也没有见过面。2018年7月份,陪刘胜民参加聊城的一个书画展,在这次书画展让我见到了谢玉明真人,聊城的一个知名的书法大师。一说话,才知道还是茌平老乡、二中校友,办公地点就在综合楼那边,离我家不到百米。此后,闲暇之余,去谢玉明工作室打牌,够级、保皇或斗地主,和诸多书画界的名人相逢,姜超就是其中一个。
      好像是随着岁数的增加,越来越不习惯乱乎了,很多活动不愿意参与了。但是有时候一些书画界的朋友在谢玉明工作室小聚品茗闲聊,或者谢玉明到一些地方挥毫,我还是愿意跟着去观瞻的。有一次,和市里一位史姓朋友小聚,他告诉我他最喜欢谢玉明和刘元飞的书法,我告诉他,这两个人我都认识。而有一次一位济南的朋友偶尔看到了谢玉明的书法作品,说和于茂阳老师的神似,后来我才知道谢玉明“后受教于著名书法家、学者于茂阳先生,耳提面命,受益良多。”
      儿时课本上曾有“一大早在路上遇到一个年过半百、头发花白的老爷爷”,而再过两年,我也到了这个年纪,已经不愿意把更多的人拉进自己是生活圈。和谁成朋友,不是对方有权力、有金钱,而在一起能彼此交心、彼此提升,和谢玉明一起就能如此。我的朋友谢玉明。

    标签: 谢玉明   张洪泉  


     类别: 人在旅途 |  评论(0) |  浏览(1462) |  收藏